齐沁儿学的是中文师范专业
来源:http://pimpmcutaen.cn  日期:2019-10-14

  齐沁儿在缅甸支教。她在泰国缅甸两地支教均需要自费,一共花费了一万两千多元。

  中国江苏网8月22日讯 在这个暑假,江苏师范大学敬文书院的16名大学生选择了一种特别的方式度过——境外支教,他们通过深圳的一家国际义工组织,报名此次境外支教项目,支教地点包括泰国、缅甸、尼泊尔、印尼和斯里兰卡。

  在去之前,大学生们还有种种顾虑甚至是怀疑——支教时间只有短短十几天,他们究竟能给孩子们带来什么改变?但真正到了那里才知道,也许他们无力改变当地的教育环境,无力改变孩子们的受教育水平,但正是一批批志愿者和义工接力式的奉献,才让孩子明白在他们的视线之外还有这么一片美好的天地,这也许就是他们今后不断进取的动力。

  齐沁儿学的是中文师范专业,开学上大三,她是此次境外支教活动的小队长。在大一大二暑期,小齐先后去过台湾花莲和山东邹城等地支教,这个暑期她想走得更远一些。境外支教是敬文书院的传统,前几届学姐学长们在暑假一直在做这件事,小齐的此次支教其实在寒假就开始准备了。她和她的15位同学们通过深圳的一家国际义工组织,报名此次境外支教项目,并各自选择了目的地。小齐和一位学弟选择的支教地点是泰国曼谷。

  7月13日,齐沁儿和学弟两人在泰国曼谷下了飞机,准备乘出租车前往位于郊区的支教地,可下车后却发现学弟的钱包落在了出租车上,两人努力回忆出租车的车牌号,也只能想起其中几个数字和字母。两个年轻人几乎是没抱什么希望地报了警,令他们惊喜的是曼谷警察调取了事发地附近的监控,硬是凭着记住的那个“残缺”的车牌号,找了那辆出租车,联系上了司机,寻回了钱包。

  此次曼谷支教的项目是为学前班的孩子上英语课。来之前,齐沁儿做了充分的准备,设定了很多主题如动物园一日游等,穿插教授英文单词和简单的句型,并制作了PPT。但到了支教学校才发现,这些根本用不上,因为孩子们的英文刚刚起步,离正常交流还有很大的距离,即使是图文并茂的方式,他们还是一脸懵懂。

  齐沁儿和学弟临场改变了策略,放弃了之前准备好的素材,每天带着孩子们做游戏做手工绘画,和孩子交流时用上简单的英文句子。在这种互动中,他们和孩子们的距离慢慢拉近,孩子们也敢开口和他们交流了,这让齐沁儿特别有成就感。

  此次支教前后一共有6天。在结束了曼谷的支教后,7月29日到8月11日,齐沁儿又参加了赴缅甸腊戌的支教项目。齐沁儿曾作为交换生,在台湾师范大学学习了一学期,这次缅甸腊戌的支教项目便是和台湾师范大学的老师们一起去的。

  当地有不少华侨和华裔子弟,但中文教育水平一直不高。很多孩子是在去缅文学校的早晚间隙,去华文学校学习。当地也没有中文大学,高中毕业生即可在华文学校当教师。此次支教团队的主要任务在是对华文学校的老师和校长进行培训,培训是在腊戌的黑猛龙高中进行的。

  培训中,大部分的学员要比齐沁儿年龄大,起初她还有些忐忑。随着活动的逐渐进行,她也逐渐进入状态,试管婴儿菜谱什么能吃什么不能吃,来自支教团队的鼓励和培训学员的肯定让她信心大增。

  在腊戌支教期间,支教团队住在当地的双象宾馆,中饭和晚饭在黑猛龙高中解决。宾馆的老板是黑猛龙高中的校友,知道他们是来支教的,尽其所能地提供便利。从宾馆到学校约十分钟的车程,每天他们都要乘卡车往返,卡车也是当地主要的交通工具。

  在到了腊戌三四天后,也许是因水土不服,齐沁儿上吐下泻。因为支教团队下午的活动还要正常进行,她一个人先回宾馆。后来实在支撑不住,她被宾馆的老板送到了当地医院。医院里的输液针头比国内粗很多,齐沁儿有点怕,只敢肌肉注射打了一针。好在年轻,休息一天后也就恢复了。

  泰国缅甸两地支教均需要自费,齐沁儿一共花费了一万两千多元,其中往返机票和缴纳项目费用是大头。两地支教结束后,说起感受,齐沁儿说她觉得挺自豪,为自己,也为国内的教育水平。因为面对着缅甸腊戌当地的中学校长老师,她一个本科生为他们授课也毫无压力,民族自豪感爆棚。

  茅轶婕参加的是赴斯里兰卡加勒的支教项目,时间是7月8日到20日,支教地点是当地的幼儿园和小学校。飞了10个小时到达斯里兰卡,又在机场等了12个小时才等来了接机的志愿者,安顿下来后茅轶婕感觉累坏了。

  茅轶婕和其他志愿者住在当地的民宿里,三人一间,条件并不好。因为靠近海边,这里的蚊子特别多,但因为太累很快就睡着了,醒来之后才发现身上全是蚊子包。

  加勒当地的教育设施落后,幼儿园小学都是用低矮的铁栅栏围起来的,校园里的滑梯很多也已生了锈,但这并不影响孩子们的快乐。茅轶婕来这里主要是给孩子们讲授英语,也代手工课、绘画课和体育实践课。这里的孩子们肤色偏黑,猛然看到和自己肤色不一样的老师,下意识地会躲开,幼儿园的孩子们更是直接哇哇大哭。幸好茅轶婕早有准备,带了不少糖果,分给孩子们,加上带孩子们一起游戏玩乐,慢慢地,孩子们开始和她亲近起来。授课时,茅轶婕用英文,幼儿园里有当地老师助教,把她的话翻译给孩子们听,小学的孩子们基本能用英语和她交流,课堂氛围也不错,这让她很有成就感。像重金属盐类药物中毒的话

  当地的风景不错,但饭菜都是咖喱味的,这让她很难适应,学校里的孩子们吃饭是用手扒的,这也让她小小地惊叹了一下。还好,这都是小问题。每天的支教课程排得满满的,从宾馆到学校还有半个小时的车程,一天下来,精疲力尽,顾不得挑剔很多,虽然蚊子一直在耳边嗡嗡叫,但茅轶婕每天都睡得很香。

  这次支教,茅轶婕花了9000多元,她觉得收获满满。“无论对体力、耐力和承受力都是极大的考验。有了这次经历,我觉得自己无论遇到什么事情都能扛了。”

  李思宇这次的支教地点是印尼巴厘岛乌布,时间是7月24日到29日。乌布是印尼的艺术重镇,但当地的教育水平却相对落后。从扬州老家到南京禄口机场,再经香港转机,最后到达巴厘岛,再坐摩托车到乌布,李思宇这一趟整整用了22小时。

  乌布当地的师资力量很欠缺,经常是一个老师要带五六十个孩子,更让李思宇感慨的是女童的不受重视。课堂上,每当有女孩子回答问题,总有调皮的男孩吹口哨或者扮鬼脸,刚开始李思宇还不明就里,弄清缘由后才知道问题关键在于当地人对于女性的歧视。这一度令李思宇很困扰,她甚至反问自己:“支教6天,我既不能改变当地教育的水平,也无法改变女童在课堂上的不被重视,那么自己支教的意义何在?”

  无力改变别人,那就做好自己。在课堂上,她尽量给女孩子更多的表现机会,鼓励她们完整地表达自己,为她们的表现鼓掌喝彩。慢慢地,在她的课堂上,女孩子们越来越自信,男孩子们也开始习惯聆听。除了完成规定的英文教学,在零零散散的时间里,李思宇还尽力传播中华文化,她觉得这是中国大学生的责任所在。

  6天的支教活动,让师范专业的李思宇对“老师”这个职业有了新的认识。她在朋友圈里这样写道:“每天6点起床,一个多小时的山路,就为了下课后你们认真say goodbye的贴面礼,为了你们眼中的小星星。”

Copyright © 2002-2017 DEDECMS.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 [设为首页] [加入收藏]